肯尼亚旅游百科

广告

(C01)肯尼亚人从何而来?

2012-01-13 03:20:29 本文行家:汤麟

肯尼亚人从何而来?他们的主要民族构成如何?这些民族之间历史上有什么关联?

肯尼亚人的迁入示意图肯尼亚人的迁入示意图

 

  关键词:班图人、尼罗特人、库西特人 

肯尼亚的人口由不同的部落和人种组成。非洲人占绝对多数,此外还有欧洲人、阿拉伯人和印度人。

 主要语系

      47种语言正在肯尼亚被当地居民所使用。部分语言它们拥有同样的词汇,这些使用相近词汇的群落我们将之归为一个语系(Language Group)的话,在肯尼亚就主要拥有三大语系——班图语系(Bantu)、尼罗特语系(Nilotes)和库西特语系(Cushites),而使用这些语系语言的民族(部落)通称为班图人、尼罗特人和库西特人。

 一、班图人(Bantu

      肯尼亚的班图人又被分为两大群落,即西部班图和东部班图。其中东部班图群落又可被细分为中部班图和海岸班图。(见表1.1

表1.1   班图人的亚群和民族分布(*号后为部落名)

    亚群名

所含今民族

西部班图人

Western Bantu

* Abaluhyia   * Abagusii   * Akakuria

 

东部班图人

Eastern Bantu

中部班图人

Central Bantu

* Agikuyu   * Aembu   * Ameru

* Akamba

海岸班图人

Costal Bantu

* Pokomo    * Wadawida (Taita)

* Mijikenda (Giriama/ Digo/ Durumo/ Kambe/Kauma/ Jibana/ Chonyi/ Rabai/ Ribe)

      最初班图人的居住地在刚果森林区域(现民主刚果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主要靠种植农作物为生。班图人离开故地之后分作两支向东迁移,其进入肯尼亚的迁移路线如【肯尼亚人迁入示意图】所示。

1、西部班图人

第一支班图人离开刚果森林后直接进入了肯尼亚,他们在肯尼亚西部的广袤地区定居下来。这部分班图人是卢西亚族(Abaluhyia )、古西族(Abagusii)、和库里亚族(Abakuria)共同的祖先。他们被称为西部班图人。

卢西亚族现在仍然居住在西部省(Western Province)。古西族和库里亚族最初定居在锡亚的拉莫吉山(Ramoji Hills in Siaya)附近。但在随后从乌干达进入肯尼亚的河湖尼罗特人卢奥族(Luo)的驱逐下,古西族不得不转移到基西高地(Kisii Highland)去生活,所以现在他们也叫基西族,就是来源于Kisii这地名。库里亚族则迁移到古西族以南,靠近肯坦边境的库里亚地区(Kuria District)去了。

2、东部班图人

另外一支班图人的迁移之路则要漫长和艰苦的多。他们走出刚果森林之后向南前行,穿越了维多利亚湖南部的广袤草原,进入了乞力马扎罗山(Mountain Kilimajaro)和塔依塔山(Taita Hill)的山地。在那之后他们则分成了很多支进入肯尼亚,分布在现在肯尼亚中部和东部沿海的广大地区。相对与西面维多利亚湖边的班图人,他们被称为东部班图人。

——东部班图人的一支向北进入肯尼亚,并定居在马察科斯(Machakos)和基图依(Kitui)地区,这就是康巴族(Akamba)。不过冒险者还有更甚,东部班图人中的另外一部分继续向北挺进,直达肯尼亚山(Mountain Kenya)的脚下,形成了今天的基库尤族(Agikuyu)和恩布族(Aembu)。基库尤族日后成为了肯尼亚的第一大民族,肯尼亚山则是基库尤族传统文化中的“神山”。另一个东部班图人的分支走出了塔依塔山后一直向东抵达了印度洋沿岸。他们继续沿海岸北上在一个叫香维亚(Shungwaya)的地方定居下来。不过好景不长,从埃塞俄比亚进入肯尼亚的盖拉人(Galla)对他们发动了持续而猛烈的进攻。不得已这支班图人只能沿着塔那河(Tana River)而上,最后也抵达了肯尼亚山的东部地区。他们就是今天梅鲁族(Ameru)的祖先。基库尤、恩布、康巴和梅鲁4族是东部班图人中的中部班图亚群。

『注:在内罗毕,肯尼亚人之间谈论民族的时候,Agikuyu习惯上通常发音为KikuyuAkamba发音为Kamba,即第一个字母“A”并没有发音。因此在翻译它们的时候包括西部班图人中的Abaluhyia也未翻译成“阿巴卢西亚”,而译为“卢西亚”。Ameru族在当地人中也被称为“梅鲁”人,道理同上,即用他们的部落语言来代替了部落名。在这些部落名前面加上“A”是出现在官方文件中,意指部落名。』

——海岸班图人主要包括米基肯达族(Mijikenda)、达维达族(Dawida)、波科莫族(Pokomo)。而米基肯达族又存在很多分支,分别是基里亚马(Giriama)、迪戈(Digo)、杜鲁莫(Durumo)、康贝(Kambe)、卡乌马(Kauma)、基巴纳(Jibana)、琼易(Chonyi)、拉巴依(Rabai)、里贝(Ribe)。

      在东部班图人迁移和定居的漫长历史中,他们和当地居民相互融合和吸收,才形成了今日的各个民族。例如基库尤族就是中部班图人迁移到肯尼亚山地区之后与当地打猎为生和采集果实为生的居民融合而发展成的一个民族。不过从他们的民族语言中经常会发现相同的词汇,正是这些词汇证明了“本是同根生”的兄弟关系。

 

二、尼罗特人(Nilotes

      肯尼亚的尼罗特人本是居住在苏丹南部,以游牧业为主,兼作一些农耕,种植小麦和高粱。尼罗特语种群分为三个亚群:河湖尼罗特人、平原尼罗特人、高地尼罗特人。(见表1.2

表1.2  尼罗特人的亚群和民族分布(*号后为部落名)

亚群名

所含今民族

河湖尼罗特人

River-Lake Nilotes

* Luo

平原尼罗特人

Plains Nilotes

* Iteso  * Maasai  * Turkana  * Njemps  * Samburu

高地尼罗特人

Highland Nilotes

* Kipsigis  * Sabaot/Sebei  * Nandi  * Pokot  * Marakwet

* Keigo    * Tugen

1、河湖尼罗特人

      河湖尼罗特人,顾名思义,他们是沿着湖泊和河流迁移的尼罗特人。卢奥族是肯尼亚境内唯一的一支河湖尼罗特人。他们的祖先本是居住在苏丹南部的巴赫雷加扎(Bahr-el Ghazal)地区。公元1400年左右,河湖尼罗特人迁移到了乌干达西北部的普邦谷地区(现名Pakwach)。然后从普邦谷,卢奥族的祖先分三次穿越乌干达东部进入肯尼亚。

      第一支进入肯尼亚的河湖尼罗特人由他们的首领约卡约克(Joka-Jok)率领,离开了普邦谷之后,他们经过乌干达东部的布索加(Busoga)而进入肯尼亚,1490年至1550年间他们一直定居在拉莫吉山附近。之后,一部分人乘船渡过维多利亚湖,开拓了河湖尼罗特人的领地,生活在现在的荷马湾(Homa Bay)、米戈里(Migori)、拉楚奥略(Rachuonyo)、苏巴(Suba)等地区。

      第二支河湖尼罗特人由他们的首领约卡奥维尼(Joka-Owiny)率领,他们穿过巴勒(Mbale)和托罗罗(Tororo)进入肯尼亚。从1550年到1650100年间一直定居在锡亚(Siaya)地区。

      第三次河湖尼罗特人大举进入肯尼亚是由约卡奥莫罗(Joka-Omolo)带领的,在1650年到1700年这段时期,他们在因波(Yimbo)地区活动。随着河湖尼罗特人的三次迁移,他们与更早居住在上述地区的居民通婚,相互融合,并以一种新的形式逐渐取代了这些原住民的“地位”,即一个新的民族发展起来了——卢奥族。时至今日,卢奥族也是肯尼亚最有影响力的民族之一,从卢奥族人中走出的最杰出代表之一就是巴拉克·奥巴马——美国首任黑人总统,整个肯尼亚人都以他为荣。

特例:苏巴族(Abasuba

      苏巴族有时候也被归为卢奥一族,不过他们却并不同意这种划分,因为苏巴人非是河湖尼罗特人,甚至尼罗特人也不是。苏巴族主要由班图人后裔构成,他们多是布干达王国(Buganda Kingdom,原乌干达的一个王国)和乌干达其他地方的政治难民。因为受其他部落所建立王国的压迫才向东迁移到肯尼亚西部地区,时间大约是在1750年前后。苏巴人进入肯尼亚后定居在卢辛加(Rusinga)地区和维多利亚湖中的凡加诺岛(Mfangano Islands)上,也就是今天的苏巴(Suba)地区。他们和卢奥人通婚,并逐渐接受了卢奥人的语言和风俗习惯。因此巴苏巴族是比较特殊的一个民族,他们天生拥有一副班图人的外表却拥有一颗河湖尼罗特人的心。

『注:斯瓦希里语中很多以M开头,M很多时候只是个顺带的鼻音,发音并不像汉语般带明显的“姆”的音节,所以很多时候可以不译出。』

2、高原尼罗特人

      高原尼罗特人也被统称为卡伦金人(Kalenjin)。之所以他们被称为高原尼罗特人,是因为自他们苏丹南部迁移到肯尼亚之后,居住在埃尔贡山(Mt Elgon)山周围的高地上。但经过多年的人口增长,原有的狭窄区域已经不能满足人口带来的资源压力,高原尼罗特人不得不继续踏上迁移之路。这促使他们进一步的分化成更多的群落,最后形成了今天的不同民族。

      波科特族(Pokot)据说是第一支迁出原来领地的高原尼罗特人,公元1500年前后他们走出埃尔贡山区,转而到了图尔克维尔河(Turkwel River)和克里奥河(Kerio River)流域谋生。今天他们主要居住在西波科特地区(West Pokot District)。

      凯约族(Keiyo)、图根族(Tugen)、马拉科维特族(Marakwet)在1590年前后也相继走出了埃尔贡山区,他们向东前行,最后住在了他们的兄弟波科特人的南边。

      南迪族(Nandi)和齐普斯基族(Kipsigis)族稍晚离开埃尔贡山,从1600年到1850年约两个半世纪都在现在的南迪(Nandi)和克里乔(Kericho)地区居住。而萨保特族(Sabaot)则自走出埃尔贡山之后就一直定居在现在他们所在的区域,未曾有其他的迁移活动了。

3、平原尼罗特人

      平原尼罗特人的祖先从南苏丹向南迁徙到乌干达东北部的莫罗托山(Mt. Moroto)一带,再进入肯尼亚的。他们包括吉恩普斯族(Njemps)、桑布鲁族(Samburu)、马赛族(Maasai)、特索族(Teso)、图尔卡纳族(Turkana)。因为他们主要居住在平原地区,从事畜牧业,所以称之为平原尼罗特人。

      马赛族在17世纪初开始进入肯尼亚,居住在克里奥峡谷(Kerio Valley)地区。他们主要以放牧为生,为了替他们日益庞大的家畜群寻找更多的草场,马赛人继续向南探索前进,于1750年前后,他们抵达了坦桑尼亚北部区域。今天的马赛马拉人也主要居住在坦桑尼亚北部(塞伦盖地草原至乞力马扎罗山沿线)和肯尼亚的西南部(马赛马拉草原至安博赛利沿线)。桑布鲁人和马赛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们没有向南而是一直向东抵达了肯尼亚山地区,比邻基库尤人等民族。所以即使今日,桑布鲁人的部落语言中有很多词汇也和马赛语是一模一样的。幕于马赛人的知名度,桑布鲁人常告诉外国人,他们是马赛人的表兄弟。

      特索族迁移到了莫罗托山的西南部之后,接着占领了托罗罗(Tororo)和巴勒(Mbale)等地,但也是为了寻找更多的草场,1800前后,特索人也进入了肯尼亚的西部地区。

      另外一支平原尼罗特人和前面的兄弟们不同,他们沿着一条完全反方向的道路在探索。他们本来就住在莫罗托山的东北侧,所以他们就继续沿着东北方向出发,结果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碧绿色的湖,于是他们就决定定居在这个湖的西侧,时间大约是18世纪初左右。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他们又继续向东占领了湖的东侧大片土地,取代了伦戴尔人的支配地位(伦戴尔人,即Rendille,东部库西特人的一支)。这支平原尼罗特人就是图尔卡纳族。这个湖最初被称之为“玉海”(Jade Sea),后来以他们民族的名字而命名为图尔卡纳湖(Lake Turkana),它也是东非大裂谷中最大的湖泊之一。图尔卡纳人仍然习惯于放牧,但他们逐渐从其他民族那里学会了种植谷物和高粱之类的作物,偶尔也去湖中捕鱼。

 

三、库西特人(Cushites

      库西特人原本是居住在埃塞俄比亚南部的,以放牧卫生,也种植谷物和高粱等作物。相比于班图人和尼罗特人,库西特人是最早进入肯尼亚的。库西特语群可以分为两个亚群:东部库西特人和南部库西特人。(见表1.3

表1.3  库西特人的亚群和民族分布(*号后为部落名)

亚群名

所含今民族

东部库西特人

Eastern Cushites

* Somali  *Borana  *Galla/Oromo  *Gabbra  *Rendille

南部库西特人

Southern Cushites

*Sanye/Dahalo

      达哈洛族(也称桑耶族,Sanye/Dahalo)是肯尼亚仅存的南部库西特人,他们从埃塞俄比亚南部进入肯尼亚后,最初以采集果实和狩猎卫生,后来定居在塔纳河(River Tana)的下游地区。而东部库西特人则复杂一些。他们也从埃塞俄比亚南部而来,但沿着不同的路线迁入,形成了现在的不同民族,包括伦戴尔族(Rendille)、索马里族(Somali)、奥莫罗族(Omoro)、博拉纳族(Borana)、加布拉族(Gabbra)。

      伦戴尔人很早就从南埃塞俄比亚迁入肯尼亚了,他们活跃在图尔卡纳湖西岸一带。但好景不长,从莫罗托山远道而来的图尔卡纳人不断侵蚀和推进,抵挡不住的伦戴尔人节节后退,最后只能退到湖的东岸勉强维持。

      索马里人从南埃塞俄比亚向东南推进。17世纪到19世纪这两百年间,他们通过了肯尼亚东北部,并且一直扩张到了今天的非洲之角——索马里。

      奥莫罗人也被称为盖拉人。他们也是从南埃塞俄比亚向索马里方向进发的。但到了肯尼亚东部地区之后,他们掉头向南(海岸方向)进发。结果在那里他们遭遇了班图人中的一支,奥莫罗人大战海岸班图,最后迫使班图人离开香维亚(Shungwaya)地区,逃到了肯尼亚山地区一带,这些班图人就是今天梅鲁人的祖先。

      在今天的肯尼亚,整个东北省(North-Eastern Province)和东部省(Eastern Province),你都能发现库西特人的身影。

 

四、阿拉伯人(Arab

      阿拉伯人也是最早抵达肯尼亚沿海的来访者之一。他们驾着独桅帆船,乘着季风沿着索马里海岸南下。阿拉伯人主要是为了贸易而来,抵达肯尼亚后,他们定居在拉穆(Lamu)、马林迪(Malindi)、基利非(Kilifi)、帕特岛(Pate Island)等地,也广泛的分布在蒙巴萨(Mombasa)沿海一带的其他地方。海岸班图人和阿拉伯人有较多的交往,他们广泛的通婚,斯瓦希里人就是班图人和阿拉伯人通婚而形成的。肯尼亚的官方语言斯瓦希里语也是阿拉伯语和班图语的结合体。至今,阿拉伯人的影响在肯尼亚沿海地区仍然显而易见,肯尼亚大部分伊斯兰教徒都分布在沿海地区。

 

五、印度人(Indian

      印度人来到肯尼亚要追述到英国人开始修建从蒙巴萨到乌干达的东非铁路期间了。大部分被英国人带到肯尼亚从事筑路工作的印度人在印度当地都是属于低种姓的贱民,他们主要负责了蒙巴萨到基苏木(Kisumu)这一段工作,因为铁路要穿越东非大裂谷,工作量相当的繁重。东非铁路于1901年建成,但他们很难返回印地次大陆了,而且与其返回印度继续做低种姓的贱民,不如留在东非也罢,大部分筑路的印度人就留在了肯尼亚定居。他们散落在内罗毕等大的商贸中心以及东非铁路的各个商业城镇。随着生意的不断做大,他们也移居到肯尼亚的其他各地。精明的印度人逐渐在肯尼亚发展起他们的商业帝国,时至今日印度人控制了肯尼亚大部分国民经济的重要部门,尤以旅游业为甚。在绝大部分保护区或国家公园内,最好地段的酒店都是印度人所有的,而肯尼亚最大的几家旅行社也全是印度人公司,垄断了大部分欧美游客的生意。轻工业、水泥、矿业等基础工业也掌握他们手中。印度人在肯尼亚地位与华人在东南亚大致相当,经济上份量重,而政治上式微。肯尼亚非洲人对印度人不抱好感,认为印度人“only love themselves(只爱自己,自私)”、“friend of only money(只认钱)”,大概是印度人雇主都对非洲员工比较苛刻吧!不过印度人作为一个团体,在生意场上的团结还是值得中国人学习的,很少有竞相杀价,互相恶性竞争的意识,而是大家报成一团,一起涨价。但对自己内部的伙伴,价格上又比较慷慨。即是除了自己种族,一致对外排他性比较强。

 

六、欧洲人(European

      1498年,瓦斯科·达迦马(Vasco da Gama)带领着他的探险队成为首支抵达肯尼亚沿岸的欧洲白人。其实葡萄牙人不是来搞非洲大开发的,他们彼时正在寻找一条通向亚洲的海上通道,梦想着瓷器和香料的交易。阿拉伯人地处欧亚之交,当时控制着大部分亚洲和欧洲之间的贸易,显然对葡萄牙人这种企图越位的行为非常不感冒。于是倍感艰难的葡萄牙人1593年在蒙巴萨修建了耶稣堡(Fort Jesus)以“证明”他们在东非的存在,同时避免阿拉伯人对他们的攻击。耶稣堡至今仍然是蒙巴萨的标志性建筑之一,迎接着络绎不绝的各国游客。但葡萄牙人的力量可持续性不强,对东非的征服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其他的欧洲人,主要是英国人和德国人,陆陆续续来到肯尼亚是在1870年左右甚至更早些。他们主要以传教士的身份而来,其中也不乏亡民之徒,不少后来都成为了名噪一时的成功探险家。英国人殖民肯尼亚以后,很多在东非的欧洲人都作为政府工作人员得到安置,也有在东非从事贸易的商人,还有很大部分是以农场主的身份在东非定居下来的。比如一战以后,英国政府将英属东非的肯尼亚大片土地分发给退伍老兵,以安置这些在战争中失去亲人或是失去工作的士兵,这直接激起了当地非洲人最强烈的反抗,导致了后来肯尼亚风风火火的独立运动。

    时至今日,在肯尼亚的中央省高原地区,裂谷省的纳瓦沙湖等地,仍然有大片土地掌握在殖民者后代的手中,基本上都是第三代、第四代子弟了。这些白人殖民者后代在肯尼亚发展现代农业,为肯尼亚最主要的出口创汇产品如红茶、咖啡、鲜花等做出了重要贡献。

 

 

分享:
标签: 班图人 尼罗特 库西特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